4.03.2005

奧斯陸愛樂與安蘇菲慕特音樂會

在寒冷的小城安亞伯唸書的好處是這裡有個很好的音樂系和音樂組織(University Musical Society, UMS)。在這裡求學的幾年,除了知識上的增長外,最大的收獲就是聽遍世界上有名的樂團和藝術團體、音樂家的演出。回頭想想,我已經親身經歷了維也納愛樂、紐約愛樂、聖彼得堡愛樂、以色列愛樂、來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得勒斯登管弦樂團和其他大大小小來自歐洲的樂團的演出了。最棒的是,因為是學生的關係,可以在開演當天用美金十到十五塊的價錢買座位不差的票!而且學校的音樂廳(Hill Auditorium,可容納超過三千人)音效超好,殘響適中,低音又好,坐在二樓更可以把木管群聽得一清二楚。在這樣的廳表演常讓樂團欲罷不能,連連安可,音樂會也場場客滿!
昨天去聽了由普列文指揮的奧斯陸愛樂與安蘇菲慕特音樂會。曲目是德布西的牧神的午後前奏曲,普列文寫給慕特的小提琴協奏曲“安蘇菲“和理查史特勞斯的阿爾卑斯交響曲。從長笛吹出牧神的午後的第一句Solo,我就被奧斯陸愛樂的音色所傾倒。木管音色優美,銅管音色溫暖,弦樂群的音色融合成一個整體,是個音色聽起來相當舒服的樂團。會有如此明顯的感受,是因為前一場紐約愛樂和來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的音樂會太令我失望的緣故吧!相較之下,紐愛的銅管太爆,木管又不夠細緻;而來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的演出則讓人覺得練習不夠,竟有小提琴和大提琴合不在一起的情況發生!也許是Hill Auditorium的音效實在太好,會讓所有的失誤無所遁形;或是聽了太多世界一流的樂團演出,耳朵變挑了,我實在覺得奧斯陸愛樂的整體表現好的太多!
普列文寫給慕特的小提琴協奏曲“安蘇菲“是第一次聽到,是一首德國風十足,但對於我來說仍是一首太過現代的曲子。有趣的是,第三樂章是我們耳熟能詳的德國童謠“我是隻小小鳥“變奏曲,總算讓我可稍微融入其中。本來就不是慕特的fan,對她的印象是她的拉法非常剛強。但昨天她的演出十分內斂,不知是曲子的緣故或是其他原因,這就不是我這個業餘音樂愛好者所能判斷的了!只有一個小小的感想,作為一個音樂家,有作曲家(還是自己的老公!)寫曲子獻給你,還以你的名字命名,真是浪漫!
理查史特勞斯的阿爾卑斯交響曲是標準的標題音樂,從音樂你可以想像自己正在爬阿爾卑斯山。第一次經歷一個曲目要動用到兩套定音鼓和九隻法國號!也許因為如此,覺得音響過於混亂,也覺得理查史特勞斯有點太好大喜功。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個音樂讓人體會到阿爾卑斯山的偉大。讓我不禁感慨,哪一天我們也有一首偉大的曲子來描寫比起阿爾卑斯山來毫不遜色的玉山呢?

1 Comments:

At 11:57 上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好有特色的興趣!

 

張貼留言

<< Home